注册

杨易君:黄金与通胀及操作风险控制

2018-01-30 16:39:08 和讯名家 

  期金风险控制的重要性

  去年12月中旬,我们指导客户在期金操作上锁定总计超过50%年收益后,过早指导客户进行空头回补,并将操作定调为原有做空波段延续,故采取了做空波段未完的连贯风险控制策略。并未以新资本金、新空趋势重新布局——非常稳健的风控策略。

  然此后金价波段运行趋势,与我们期初判断不符,不仅未在持续下跌,反而波段大幅转涨。基于对美元宏观牛市定调,以及美元极度超跌的判断,我们中期看空黄金。实际上,不仅我们如此判断,很多对冲基金也同样如此判断,并无视金价连续上涨,采取了非常激进的持续逆市做空黄金操作。这是笔者20年数据信息中,绝无仅有的一次。

  虽然,我们也明显看错了去年12月中旬以来的波段趋势,但稳健的风险控制策略并未使客户面临重大做空风险。12月中旬以后的空头回补或做空操作,即便操作得最糟糕的客户,加杠杆后“最大”浮动亏损也仅约10%。期货操作上,最大10%的浮亏,无关紧要。而最新的最大浮亏,可能5%都不到。

  这就是如何看市场,与在不同市场中如何操作,会有很大差别。极好的风险控制,可以做到即便看错中期趋势,也会带来中期收益。当然,我们不希望出现这样的局面,也不希望去博这种满带酸涩与疲倦的精彩。对于12月中旬后的做空操作,我们完全有信心调整并优化好持仓,甚至月内新客户会带来不少获利。

  之后,我们会对市场重新审视并对应布局,会尊重更多新信号。当然,这未必代表我们对中期市场已空转多。即便美元真中期见底,也未必会认做空黄金的死理。

  关于美元指数,不仅击穿了90点,甚至击穿了89点。这是否意味着美元已确认宏观转熊了呢?给出一个真不是太极的观点:未必,也未必不是!美国宏观经济运行态势对美元宏观转熊说No,然美元宏观技术形态却有Yes的可能。而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摆出No的姿态。到底Yes还是No?我们在内部报告中给出了一个非常稳健,且符合实际操作的判断与风控策略。并对当前美元宏观趋势进行了新的解读。

  通胀与黄金

  此部分是20年黄金与通胀历史回顾,黄金与通胀有较强相关性,通胀信号之于黄金宏观趋势定调,也有极大参悟价值。

  常见的黄金影响因素有四:1)美元宏观运行趋势;2)全球通胀趋势;3)金融危机或政体动荡;4)地缘政治危机。四大因素中,1、2因素是最根本持久的因素。3、4因素缺乏1、2因素的利好叠加,牛市行情也不会持久。最多体现时间不长的阶段性投机价值。

  就目前黄金市场而言,上述四大因素中,唯有第一,即弱势美元对当前黄金市场构成利好。其余三因素对当前黄金市场没有丝毫影响,尤其非常重要的通胀因素。目前以美国为代表的通胀指标,位于2%附近,中国通胀亦如此,丝毫不构成通胀之虑。故此,当前金价波动,唯看美元。

  本期报告不再分析美元与黄金,而是梳理通胀与黄金。

  

1994年1月至1995年四月,即便美元迎来从96点附近至80点附近的宏观贬值,以及美国通胀对应波动于2.5-3%之间的看似有利阶段。也未见金市明显上涨,意味着金市存在宏观调整内蕴。即便1996年1月区间盘整箱顶看似做出上涨突破,事实证明,那是金价新一轮巨幅下跌前的宏观诱多。
  1994年1月至1995年四月,即便美元迎来从96点附近至80点附近的宏观贬值,以及美国通胀对应波动于2.5-3%之间的看似有利阶段。也未见金市明显上涨,意味着金市存在宏观调整内蕴。即便1996年1月区间盘整箱顶看似做出上涨突破,事实证明,那是金价新一轮巨幅下跌前的宏观诱多。

  1997年1月,金价正式击穿区间盘整箱底,拉开大幅下跌序幕。

  1997年1月至2002年6月,美国通胀三浪见底,

  97年1月至98年10月,为美国通胀回落第一浪,通胀从3.4%回落至1.4%。金市对应大幅下跌。此段对应着美元转强的金市下跌助力。美元转强对通胀抑制明显。

  98年10月至00年4月,对应着通胀的二浪回升,以及美元的继续强势。虽通胀在99年8月前已明显见底,但金价的寻底落后与通胀的寻底。此中美元影响因素很明显。

  00年4月至02年7月,对应着美国通胀的第三浪下行,CPI回落至1.1%。且继续伴随着美元的宏观相对强势。黄金市场的宏观看点出来了,面临美元、通胀两大不利因素,金价未再创新低,震荡筑底与筑底确认迹象非常明显。

  2002年7月至2008年7月。美国通胀呈现7浪式波浪上行,从1.4%上涨至5%以上。期间对应着美元的宏观熊市。通胀与美元双双为黄金牛市助力,金价从300美元附近,上行至1000美元上方。

  08/09年,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全球金融经济危机爆发。通胀从5%以上急速回落至-1.9%,但黄金市场的波动并未与通胀同步。在通缩回落的前几个月,也即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枯竭的前几个月,金价亦对应大幅下跌。

  2008年10月以后,虽通胀才加速回落,并至2009年7月加速回落。但黄金在新一轮货币注水背景,以及希腊诱发的欧债危机背景下,提前转强,并大致回到金融危机爆发前的高位。

  2009/2011年,通胀触底回升,三浪上行至4%以上的过热区。此轮通胀,完全是各央行竞相注水以救金融危机引发的通胀。虽美元未在宏观创新低,但在通胀回升,以及各央行注水竞速,欧债危机持续等多因素影响下,金价延续宏观大牛市。

  2011年9月至2015年5月,通胀三浪下行至-0.2%。美元在2014年6月通胀二浪反弹最高位时,开始进入宏观牛市轨道。金价对应宏观转熊。且至2015年12月通胀明显触底的情况下,金市宏观人气受损,金价下跌至2015年12月方才见底。

  好了,问题来了。2015年5月通胀触底-0.2%以后,对应着美元目前看似的大致宏观顶部,进而至今,是通胀宏观回升的大一浪吗?大一浪见顶了吗?如果确认2015年5通胀见底(也极可能是这样),并对应着金价在2015年宏观牛市见大底,此后迎来通胀的二浪反弹。

  通胀二浪顶部在哪里?是2017年三月的2.7%吗?不排除如此。弱势美元通常强化通胀。2017年至今的美元弱势极其明显,但在2017年3月之后,虽美元弱势加速,商品市场总体维持强势,但通胀并未走高,反而开始回落。值得深思!这与1994年1月至95年4月类似,当时美元从96点大幅下跌至80点附近,但通胀只是横盘。此后伴随美元转强,金市诱多后,迎来新一轮巨幅下跌。

  目前情况推测,如果美元尚未宏观转熊,且基本新一轮调整见底。那么伴随美元指数的转强,通胀极可能继续回落,2017年3月的2.7%,就极可能是通胀一浪的顶部。此后通胀将迎来二浪调整。金市可能面临通胀回落与美元走强“双杀”,会对黄金宏观运行形成考验。

  而如果美元延续宏观弱势,则极可能继续强化商品市场牛市。那么2017年3月之后至今,与商品市场、美元背道的低迷通胀可能再度“补涨”强化。这势必刺激金价进一步上行。

  到底会是哪种情况呢?仅此抛砖引玉,供投资者参详思考。

  寻求合作参考图片信息联系我们,会点击“”获悉合作方式与信息。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刘小满 HF108)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杨易君:黄金与通胀及操作风险控制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