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影响黄金市场的部分基本面信息答疑

2013-02-20 11:21:35 和讯网  杨易君

  和讯特约

  问:德国美国法国搬金回国运动说明什么?

  答:德国运黄金回国的行为实乃对美国信用体系的担心,甚至是对全球信用体系的担心。虽2012年全球黄金需求下滑4%,但全球央行增储超过500吨也可见对全球信用体系不放心的端倪

  问:货币量化宽松是日本央行的发明,迄今为止已量化宽松了11次。美国宣布QE4后,大宗商品市场为何不升反降?是否大宗商品气数已尽?

  答:关于美联储QE4之后“大宗商品不升反降,可能“气数已尽”,我认为目前下这样的结论过早。大宗商品与全球经济景气度高度关联,全球经济景气不佳会打压大宗商品需求,但货币宽松又提供相应支撑,这是正反两种力量在作用于大宗商品市场。实际上,QE4之后的大宗商品价格并未下降,而是明显回升,远远脱离了去年3季度低点。我认为大宗商品市场的运行正确反应了目前矛盾的市场环境。如果全球货币体系大体维持目前宽松状态,而全球经济环境出现明显改善,大宗商品市场必将还有上佳表现

  问:目前美国企业的现金持有量破了历史纪录,就业问题已发展成结构性的问题。虽然官方报道的失业率似乎降低了,实际上是越来越多的人根本就不找工作了,QE未必能改善就业,您怎么看?

  答:我也承认伴随几轮宽松的累积,不少企业与商业银行其实“很有钱”,我也是这样的观点。但基于金融环境、经济低迷等风险因素考虑,这些钱不敢盲目出击寻找机会。这也是多轮QE未能达到最佳改善经济与就业效果的重要原因。此外,我也认同美国就业问题可能确实出现了结构性问题,且认为对应的流动性需求也存在机构性问题。以银行为代表的一些传统垄断领域,非常有钱,但没有扩张与发展必要,使得这些钱没有去处。但一些非常有扩张潜力的行业、企业需要钱,但却得不到足够的发展资金。故全面否定“货币越宽松,企业越肯花钱”,我认为是不客观的。对不是那么急着花钱的企业,它们首先会注重花钱的“安全边际”

  问:美国看似可无限印钞,事实上一旦走到一个节点,其主权评级就会相应下调,到时再发行国债的难度也将增大,那么靠借贷消费的美国经济也会更快的进入通缩状态。因为低利率和QE恰恰会激发通缩,长久的低利率和通缩最终将会“形影不离”,像日本那样,您怎么看?

  答:如何判断这个所谓的“节点”什么时候到来?主权评级下调会产生很强的国债发行难度,理论如此,但也未必。且如何判断美国主权评级可能会很快遭遇下调?我认为客观的情况是下调了再说,到时再看美债反应。2011年美国曾遭遇标普调降评级,但美债至今没有影响。由此因借贷不畅而进入通缩更显主观推测。“因为低利率和QE恰恰会激发通缩,长久的低利率和通缩最终将会“形影不离”,像日本那样”,日本近20年长期宽松与通缩并存有特定的历史原因。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累积过大,而在泡沫破灭时政府治理危机的行动并不果断,使得金融机构随后的资产状况超预期恶化,并进而影响了随后至今的实际放贷能力。此外,作为发达国家,日本投资需求也大幅放缓。08年美国次贷危机诱发的金融危机,美国政府的治理还算果断。故就目前金融系统质量而言,非当年日本可比。而它们也有相似之处,作为发达国家,刺激投资需求的难度较大。怎样激发消费需求是主因。故盲目认为美国会重蹈90年代后的日本覆辙,也略显主观。

  问: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给美国带来无穷益处。而要保持储备货币地位,首先是要巩固“信用”美国如果真的随便印钞、最后将伤及美元自己,故美国量化宽松可能不会持续很久,您怎么看?

  答:格林斯潘时代可没这么想。否则也不会让美元指数从2001年的121贬值到目前的80点附近。我们知道美国很重视“美元信用”,但未必不继续用超常规释放流动性的方式来换取。比如2010年至2012年通过“欧债危机”打击欧元信用来巩固美元信用。目前紧跟日本继续释放,让日圆贬值巩固着美元不进一步贬值的信用,岂不也是很好策略。上周美国财政部表示对日本宽松追求2%的通胀的谅解,岂不是“贼”对“偷”的谅解?我相信美国会尽可能巩固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地位的信用,但未必会是减少货币释放,让金鸡不再下金蛋。2001年至今,美元利率从6.5%下降至零,美元从121贬值至80点,美元信用并未受损。

  问:美联储前些日子提出,将在今年停止QE3!而奥巴马在第一任期最后的记者会上,就正在谈判的提高国债上限和减少联邦支出的问题上明确宣称:美国决不是一个赖帐的国家!美国不能再这样借债消费下去了……,您认为美国会在今年停止QE3吗?

  答:即便就最新的美联储声明来看,也没有丝毫在今年停止QE3的表态,反而强化了以失业率下降至6.5%作为开始撤出宽松的门槛。从2001年美元贬值以来,美联储和美国政府没有停止过关于“巩固强势美元”的论调,但却在一边不断宣扬这种论调的同时,一边放任美元从121点大肆贬值至目前的80点附近。当然,我们永远也不会听到美国总统会表达“我们可能赖账”的声音。美国一方面声称不能再借债消费了,但又不停借债。就好像美联储宣称将巩固强势美元,但却一边将美元利率从6.5%调降至零,同时不断通过债务货币化释放流动性,听任美元贬值。理性的人知道哪些话可以信,哪些话不能信,无论此话出自美联储主席还是美国总统,老百姓被忽悠得还少吗。即便国内,老百姓辛辛苦苦一辈子挣的前,要么被城镇化忽悠进了开发商腰包。如果存在存折上会更惨,央行每年超常规的货币释放,只需几年就可将账户上的购买力稀释得惨不忍睹。中国M2全球第一,是美国的1.5倍,理论上的高通胀风险国家,但官方声称通胀风险可控。

  作者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

(责任编辑:李兴旺 HF01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