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威尔鑫:金价在市场犹豫中悄然走强

2012-06-20 12:06:41 和讯网  杨易君

  和讯特约

  周二国际现货金价以1627.05美元开盘,最高上试1633.2美元,最低下探1616.6美元,报收1617.9美元,相较于前日下跌9.6美元,跌幅0.59%,日K线呈现一根震荡回软的小阴线。

  虽近期金价反复震荡,但却在市场疑虑中悄然走强,不知觉间已脱离阶段性底部回升过百美元。犹豫者仍彷徨,看空者仍持欧债及宏观经济前景的悲观理由继续看空。基于欧债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动荡及对应的经济放缓忧虑,控制受宏观经济影响明显的投资风险是可取的。但对所有金融市场皆持悲观与疑虑态度则显然为过,恐与一些非常肯定的投资机会失之交臂,比如当前的黄金市场。

  不少投资者将黄金等同于一般的周期性风险商品看待,认为欧债危机及其可能引发全球经济衰退不仅会持续打压一般的大宗商品,也会同样打压黄金。甚至基于前阶段希腊债务及欧债危机背景下的金价弱势运行判断,只要欧债危机延续、希腊债务危机延续,黄金的颓势就理应延续。毫无疑问的是,欧债危机及希腊债务危机疑虑将在中期内进一步反复,故他们找不到看多黄金的理由。实际上,这些投资者从来没有弄懂过黄金中长期及阶段性价格驱动原理,他们只是简单地将一些金融动荡或政治事件与金价波动进行牵强附会。完全没有领会全球流动性相对宏观经济增长是否泛滥才是影响金价波动的根本因素。于是,他们走进欧债危机,走进希腊债务危机的牛角尖不能自拔,把影响阶段性金价波动的插曲当中长期主旋律看待。

  笔者假设上述“牛角尖看法”是正确的,即希腊或欧债危机进一步恶化的前景将铁定继续打压黄金,商品市场无疑也应继续受到打压,美元则应对应走强。那么本周希腊选举结果对市场的影响应非常容易判断:

  如果希腊左翼激进党获胜,则意味希腊抵制撙节紧缩的可能极大,这同时意味着继续获得三驾马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欧洲央行)后续援助贷款的可能变小,那么希腊产生债务违约,甚至退出欧元区的可能也会相应加大。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元应该获得避险情绪追捧而上扬,商品及风险市场、黄金市场应该承压下行。实际上,2月金价阶段性见顶1790.5美元后的调整正是因为希腊可能债务违约的困扰。只是持牛角尖思维者根本不懂市场思维应在何时转向,只要希腊和欧债问题还将延续,他们就会参考过去3个月的金价表现认为金价颓势将延续。实际上,他们也没弄懂过去三个月希腊违约疑虑为何会打压金价。

  如果希腊民主党获胜,则意味着希腊极可能秉持撙节紧缩政策,三驾马车将继续为希腊提供后续援助贷款,希腊阶段性违约的可能性大为降低。在这样的背景下,风险偏好将打压美元,并回补早先抛售的风险资产及黄金。

  实际结果是,周日即获悉希腊民主党获胜,周一早间的市场表现非常值得对黄金市场尚存疑虑的投资者深思。请回顾周一早间受希腊民主党获胜影响的市场表现,总体如下:美元跳空低开,商品金属、原油,甚至白银对应跳空高开,市场情绪在这些市场中的体现完全合乎民主党获胜对市场影响的情理。参考金价在过去三个月的表现,金价也应该象风险市场一样在周一亚洲早间跳空高开。但实际的情况是,周一早间金价开盘更像美元,可以定义为大幅跳空低开,只是随后的回升比美元回升更快。这样的盘口应该引起投资者的思考,即周一早间金价的开盘已迥异于风险市场,而类似于避险的美元。这意味着遭遇错杀后的黄金似乎开始发挥避免魅力了呢!

  随后至周二,市场认为欧债及希腊问题依然悬疑重重,美元再度获得避险买盘推升,商品金属、资本市场、原油等风险市场,甚至商品属性较强的白银价格皆出现回软,然金价体现出较强的抗调整韧性。周二市场,商品金属、原油、欧美股市等风险市场表现强劲,美元、黄金、白银却共同回软,尤其是黄金与美元在周二美盘出现少见的动态共同回软走势。可见当前金价和风险市场的关联波动,与前三个月已有明显差别,只是钻进欧债危机牛角尖的投资者不能识别。参考前三月,他们认为只要希腊债务危机的疑虑继续存在,金价就应继续承压。笔者认为这种观点“有毒”,原因如下:

  这类投资者根本没有弄清过去三个月在希腊违约危机背景下的金价颓势运行成因。笔者此前解读过,放眼金价运行的中长期趋势,过去三个月希腊违约忧虑对金价的打压是一个对阶段性金价的错杀过程。因一旦希腊违约,持有希腊债券的金融机构将不能收回投资本金,而这部分本金原本用于到期后机构的正常流动运转。对持有希腊债务风险敞开较大的金融机构而言,如果这部分本金不能按期收回,其可能面临破产风险。防患于未然,它们不得不在此前尽可能备足流动性,于是所有风险资产,也包括黄金,皆遭抛售。这种抛售对不受宏观经济直接影响的黄金而言是最明显的错杀。当回收流动性的过程基本结束,或基于希腊违约忧虑大为降低后,遭遇错杀的金价必然率先回升。而其它风险市场则将进一步视对宏观经济前景的预期来表现。而不再成为阶段性回收流动性抛售的黄金,其价格波动将回到流动性相对于宏观经济增速是否泛滥这条中长期主线上,直到再有插曲对其产生局部的影响。

  即便就本周希腊选举插曲而言,结果本无多大悬念,笔者早在6月前基于左翼激进党领导人齐普拉斯的人品分析,即认为激进党失败的可能很大。6月1日,笔者曾在新浪微博中这样分析:“37岁齐普拉斯是一个政治滑头,动机过于鲜明,与三驾马车及国内民意的逆行让笔者并不看好他的政治前景。或许对一个37岁的政客来说,确实显得不够老成,成为愚蠢的出头鸟可不是一件有前途的事情。甚至从其过于激进的政治手腕上怀疑其有利用希腊危机投机牟利的目的,笔者此前也分析过。” 齐普拉斯近两个月的表现与其激进党领袖的称谓是相符的,但一个国家的命运让这样的政党领袖主政是没有前途的。

  从周一、二消息面进一步观察,希腊左翼激进联盟党领袖奇普拉斯表示将不会加入联合政府。PASOK领袖维尼泽洛斯表示必须在周二之前组建联合政府,并认为左翼党立场令人失望,要知道维尼泽洛斯曾在上一次选举后力挺左翼激进联盟党领袖奇普拉斯。此外,尽管希腊民主党顺应内外民意在第二次选举中获胜,但德国并未丝毫放松对希腊撙节紧缩的要求。德国政府一位发言人周一(6月18日)表示,德国认为目前并不是在改革承诺方面给予希腊任何余地或更多时间的时候。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不能接受任何希腊在大选后放松执行已同意的改革承诺的行动,希腊新政府将不得不兑现对国际借款人作出的承诺,在紧缩协议上没有选择余地” 默克尔进一步表示不改变希腊救助条款。

(责任编辑:王燕 HF01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